• <center id="s6qgu"><menu id="s6qgu"></menu></center>
    登錄Log In 丨 注冊Sign Up

    新聞動態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攀贏世界 > 新聞動態

    中航信托兌付風波有驚無險 剛性兌付短期能維持

     
      今年被曝出兌付危機的信托項目數量超過十款,涉事金額至少達30億元,盡管最終都化險為夷,但游走在兌付邊緣總是件危險的事情
      出現兌付風險的中航信托——天啟340號信托計劃,最終以安全兌付收場。
      《投資者報》記者向中航信托發去采訪提綱欲了解兌付資金的具體來源,以及中航信托在半年前麗陽星城項目停工時為能保證兌付而采取的措施,但截至發稿前未收到中航信托的回應。
      盡管有驚無險,但今年以來頻頻爆出信托產品兌付危機,也引起人們關于信托產品是否可以打破剛性兌付,以及如何打破剛性兌付的探討。
      兌付風波始末
      兌付風波的主角是一款名稱為天啟340號的房地產信托產品,共分兩期。其中,一期于2013年2月6日成立,期限兩年,募集資金6億元。二期于2013年4月17日成立,募集資金2億元,收益率為9%-9.5%。期限18個月,10月17日正是到期日。
      資金投資用于昆明西山土地房屋開發經驗集團有限公司旗下的昆明麗陽星城二期項目A1、A2、A3地塊開發建設。
      作為項目保證方的云南錫業集團實力看似也頗為強大:旗下共有兩家上市公司,分別是在深交所上市的錫業股份(000960,股吧)與在上交所上市的貴研鉑業(600459,股吧)。
      還款來源為麗陽星城項目銷售回款和云錫房地產與云錫集團其他板塊業務收入。而后期項目銷售回款方面明顯受到阻礙,原定于9月30日交房的昆明麗陽星城二期,樓盤建設在半年前就已停工。有幾位業主在10月上旬輪流守候在項目大股東云南錫業房地產開發經營有限公司辦公室,對方始終無人出面。更有爆料稱除了不能按時交房,開發商尚欠施工方工程款5億元以上。
      10月12日,云錫地產發布公告承認了項目建設遇到了障礙,受其影響的中航信托由此被置于輿論漩渦。公告稱:麗陽星城二期由于各種原因項目目前暫時停工,未能按期交房,并深感憂慮,近幾個月來,其已與相關各方協商,希望能最大限度的維護相關各方的合法權益。
      10月15日,中航信托在媒體采訪時表態,承諾天啟340號將會全額兌付。隨后,中航信托在10月17日發布公告中表示:截至公告發出日即2014年10月17日,受托人已收清“中航信托?天啟340號昆明麗陽星城信托貸款集合資金信托計劃”項下二期的信托本息共計2.07億元,受托人將按信托合同約定,于到期后5個工作日內向二期信托單位的信托受益人全額分配預期信托利益。此兌付風波落下帷幕。
      中航信托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這次天啟340信托計劃到期兌付資金全部來自項目及保證方。
      連遭兌付危機
      天啟340號并不是中航信托發生的唯一一次兌付風波,此前也多次出現類似情況。例如,天啟系列中同樣為房地產公司融資的天啟182號以及天富26號。
      天啟182號信托計劃是為名字叫“舒斯貝爾”的房企融資,募資3.5億元,資金用于受讓青島安都商貿持有的青島國際高爾夫43%股權的收益權。
      該信托計劃因青島安都商貿與舒斯貝爾資金鏈斷裂未能償還欠款,最終以將青島國際高爾夫俱樂部有限公司43%的股權拍賣以解決兌付危機。
      值得一提的是舒斯貝爾雖然有外資企業身份,但本身并非一家大型房地產公司。該公司有多處項目處于半停工或爛尾狀態。但正是這家小型房地產公司卻從多家信托公司獲得融資,除中航信托外,還獲得過中信信托、新時代信托和昆侖信托為其提供的融資。
      而“天富26號集合資金信托計劃”采用組合投資、資金池運作模式,原定于2014年3月19日兌付。3月25日,工大首創(600857,股吧)發布公告揭露其投資1000萬元購買的中航信托該產品仍未得到全額兌付,才使得兌付問題浮出水面。中航信托隨即于3月27日緊急回應稱,將最晚于4月2日前全額兌付工大首創本金和相應收益。最后,該信托計劃以成功找到“接盤者”而安全兌付。
      短期剛性兌付難打破
      中航信托并非個案,今年被曝出兌付危機的信托項目數量超過10款,涉事金額至少達30億元。今年年初,中誠信托與吉林信托的礦產信托項目出現的兌付危機,使得信托業在年初之時就引起了人們關于信托行業是否應該打破剛性兌付,打破剛性兌付的阻力是什么,如何打破剛性兌付等問題的探討。
      對于打破剛性兌付對信托行業的阻礙問題,北方某信托公司內部人士對《投資者報》記者說:“《信托法》規定如果信托公司按照人力最大化原則去誠信管理信托產品,出現問題后就沒有管理責任,否則要承擔管理失職的責任。”
      不過她也提到,由于這個責任是很難界定清楚的,比如,信托公司對一項目做了盡職調查,也做了抵押和銀行履行的程序完全一致,是不是就能證明盡職了?從現在的情況看,老百姓是不認的,他們不管是在什么情況下都能找到你信托公司的毛病,因為項目出現問題的信托公司肯定沒有調查的特別清楚,或者是在后期管理過程中情況變化了信托公司沒有發現才導致出現問題。
      打破剛性兌付在短期內也不大可能實現,此信托公司內部人士說,單純靠信托公司打破剛性兌付現實意義不大,信托公司也是因為這幾年信托產品的盡職管理沒有出現過什么問題,維持了信托產品比較好的聲譽,客戶才會更加忠誠、其滿意度才越來越高。如果某一家公司打破了剛性兌付,會影響到整個行業的信譽問題。對于沒有實現剛性兌付的信托公司的影響更大,至少投資者很可能不去買這家的產品了,而去買其它信托公司的產品。

    首頁攀贏世界業務發展新聞動態人力資源幫助中心聯系攀贏

    Copyright:攀贏資本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12006341號 電話:021-68889082 傳真:021-68889283

    滬公網安備 31011502016362號